我校学生作品在“疫情下的中国”江苏高校大学生征文活动中荣获一等奖

作者:郑海燕 黄静来源:学工处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8日点击数:145

近日,江苏省教育厅举办的疫情下的中国江苏高校大学生征文活动获奖结果公布,我校智能控制学院19机器人331班张硕同学的作品《红马甲与军大衣》荣获一等奖,指导老师为倪筱荣和张书贵。

此次征文活动,旨在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的重要指示精神,紧紧围绕立德树人目标,厚植大学生爱国主义情怀,引导大学生进一步坚定抗疫信心,激发抗疫斗志,以实际行动为战胜疫情贡献青春力量。根据文件精神,学校学工处积极组织学生参与,共收到参赛作品80余篇。同学们紧扣疫情期间的所见、所闻、所感和所思进行创作,有的记录了疫情防控期间的心路历程,有的讲述了抗疫期间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善意,还有的书写了身边的抗疫感人事迹。张硕同学的作品讲述了他从一名身着绿色军装的“军人”转身为身穿红马甲的“抗疫志愿者”,与父老乡亲共克时艰的温暖时刻和难忘时光。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我校青年学生坚决贯彻中央和省委决策部署,积极响应团中央和团省委号召,挺身而出、担当奉献,踊跃投身阻击疫情的志愿服务活动。展现了常州工业学院学子的责任与担当,为坚决打赢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贡献青春力量。



获奖原文如下:

红马甲与军大衣

20199月,我从部队退伍回来,到学校办完复学手续,便回了老家邳州。虽然领章没了,但一身军装,依旧豪气满身。然而,2020年初,我却违反了军容风纪,在我的军大衣外面套上了红马甲。这个“混搭,缘于一场特殊的国难。

国人受难,家里人说你该做些什么

新冠病毒和全民战疫,始终是我们饭桌上的话题。“最美逆行者”“某某医生朝母亲去世的方向三鞠躬后,又进了病房”“某护士体力严重透支晕倒”……这一切,都让大家感动着,唏嘘着。

婶婶看着我高高大大的样子,说:“大硕,你看你既是退伍军人又是党员的,你是否应该做些什么?比如买点泡面、奶茶啥的去村口值班点慰问一下。”婶婶说完,父母频频点头。是啊,我既是军人又是党员,应该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单单慰问不够,我应该出力,在这场防疫战争中,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让自己在以后的人生路上,常常能够想起“无愧”这个词语。

我找到村主任,要求成为志愿者。但在村主任眼里,我还是个孩子,他让我回家呆着不添乱就行。之后我们退伍军人事务局微信群内招收志愿者,我终于有机会报上了名,被分配在本村配合村里做疫情防控志愿者。我以“大人”的身份站到了村口,在我的军大衣外,套上了志愿者的红马甲。



她颤抖的手让我刻骨铭心

我在我们村子的疫情防控检查站,负责一整个村子的进出检查、登记和体温测量。原以为也就是站在那里东看看西望望,提醒提醒村民,工作时才发现人员少,工作量大,几乎是连轴转。我所在的村子人流量大、人员复杂,还赶上新生儿接种疫苗期,不仅要登记、测体温,还要做大量老人的防控疫情宣传工作。一天站下来腰已经疼得直不起来——穿红马甲的日子,比纯粹穿军装站岗累多了。

值班的第一天,“业务”生疏的我正在规劝两个结伴外出的村民,远处一位中年妇女骑着一辆三轮电瓶车向我驶来,我下意识地挥手示意让她回去,可她非但没回去,还停在了检查站门前。车箱里坐着一位老奶奶,佝偻着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但她的眼神却坚毅而火热。在其儿媳的搀扶下,拎着两箱泡面走进了检查站,颤抖的手缓缓地从衣兜里掏出热乎乎的一沓零钱:“你们在一线辛苦了,我这个老党员,身体不行了,不能和你们一起战斗,这500块钱和两箱泡面,也算是贡献我的一份力量。”

一股暖流流遍我的全身,我抬起了右手——一个庄严的军礼。

我向很多人敬过军礼,有党和国家领导人,有部队首长,有同一个军营的战士,那些军礼,我体验到的是庄严;今天向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敬礼,除了庄严,我体验到的,还有灵魂深处的颤动,因为她颤抖的手让我动容,让我刻骨铭心。

感谢你,顾全大局的父老乡亲

在村里值班,我们遇到了跟其他地方一样的困难。

口罩和手套是志愿者工作的必备用品,但特殊时期,医疗物资短缺。为了节省口罩和手套,我和另外一位志愿者,除了吃饭,工作期间没敢喝一口水。我们互相鼓励:“再坚持一天!再坚持一天!

做志愿者过程中,最难以克服的还是心理这一关。大量让人忧心的消息从手机中传来,让人焦虑,有时甚至怀疑我的手机上都有病毒。每晚都是煎熬,想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想着病毒的潜伏期,想着家里的亲人,担惊受怕的心理,让宁静的夜晚异常漫长。但第二天闹钟一响,仍然奔跑在村庄路口,守卫着这一方阵地。我是军人,我是志愿者,我要努力让大家心安。有的村民说:“看到你们站在村口忙碌的身影,我们就定心了。”



值班初期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有的村民为了去外村购买仅仅便宜几分钱的鸡蛋,便绕过我们的值班岗亭,结伴从田里穿过;有的村民为了图省事、省时间,骑着电瓶车,像个杂技运动员,从栏杆的缝隙飞驰而过;还有部分村民态度强硬,自认为“我到街上买个东西就回来,不接触外人,不会被感染”。但我们坚持“非必要不外出,不放过一个,不漏掉一个”的登记原则,弓着腰也要追过去帮他测量体温做好登记。

我们遭到过冷眼,被村民嗤之以鼻地笑话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疫情宣传工作的展开,绝大多数的村民慢慢理解认可我们的工作,开始时候的“追赶”现象越来越少了,大家都明白了登记、测量体温工作的意义,减少了侥幸心理,配合越来越好。有人给我们送来了热乎乎的煮鸡蛋,我知道,那是前几天那些村民贪图便宜绕过我们偷偷外出买回来的。

我曾经认为我们中国人素质差,尤其是农村村民;然而手捧热乎乎的鸡蛋,我的想法变了:国难当头,我该感谢你——我顾全大局的父老乡亲。低头看看身上的红马甲,看看红马甲里的绿色军大衣,我默默地跟自己说:面对这样的父老乡亲,无论是穿红马甲,还是绿军衣,都值!

19机器人331  张硕

365bet在线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